第531章 净陵墓园

字数:5796   加入书签    

A+A-

    半天后,一个人才快速的跑到鸥雨的面前。

    “鸥将军!大将军醒了!大将军醒了!”

    听着传讯兵的声音,鸥雨猛的一拍案台便飞身而起离开了大厅。

    “哇塞!鸥将军好厉害!以后我也要坐上这个……”传讯兵一脸羡慕的看着鸥雨矫健的身姿,心中也生出一个念头,“要是,我能够娶到鸥将军该多好?”

    远去的鸥雨并不知道传讯兵的想法,她只是心急火燎的赶往方泽的房间。

    方泽的房间。

    “将军,你觉得怎么样?”方泽的一个亲卫满心欢喜的询问着方泽,一旦方泽有任何要求,他马上就会去做。

    “之前和我在一起的那两个人呢?”方泽一边掀开被子一边开口问。

    亲卫一愣,正打算说出实情的时候,房门就猛的被踹开,一个声音也快速的响起:“方泽!你怎么样了?”

    亲卫愕然的回过头,接着就快速的转身离开。

    方泽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鸥雨以极快的速度和亲卫擦肩而过,下一瞬间视线已经被鸥雨一个人挡住了。

    “我没事。你那么着急干什么?”方泽抬起头看着紧张不以的鸥雨询问。

    鸥雨听到方泽不以为然的回答气得跺了跺脚,然后一伸手就揪住了方泽的耳朵:“哼!你这是明知故问!”

    方泽刚一吃疼,就伸手拉住了鸥雨的手,道:“哈哈,我是真的没事。你放心好了。”

    鸥雨气呼呼的撒开手坐到床沿,以最温柔的样子抱住方泽:“放心?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昏迷了半天了?”

    方泽一边享受着美人的温暖,一边仔细的听着。当听到已经是半天之后时,方泽连忙侧头看向窗户,只见黄昏的棉云已经布满了整个窗户,一个只剩下半边脸的太阳也在逐渐下沉。

    确定了时间之时,方泽猛然想到了平凡和邓龙,当即就挣开鸥雨的手臂面对着鸥雨问:“已经半天了……那,和我在一起的那两个人在哪?”

    鸥雨一听方泽提起那两个已经锁在天牢里面的人,一阵欢喜就弥漫了整个心房:“你放心,他们两个我已经让人绑起来了,就等着你醒来去处理他们呢!他们就在天级牢房里,你现在就要去处置他们吗?真是便宜他们了。”

    “什么?他们被你关在天级牢房了?”

    方泽一听到平凡的遭遇,他吓得激动的跳起来,就连自己踩空掉在地上也顾不得了。

    鸥雨连忙下床扶起方泽,带着满腹疑惑看着方泽:“你那么激动干什么?不就是两个犯人嘛!真是的……喂!你干什么去?”

    鸥雨的话还没说完,方泽已经光着脚离开了房间。看着方泽离开,鸥雨不禁愣在了原地:“难道我做错了吗?”

    没过多久,鸥雨也转身追向方泽。

    天级牢房距离方泽的房间有点距离,一般情况下也得半个小时才能到达,但是今天方泽却是打破了记录以一刻钟的时间抵达了!

    看守牢房的是两个中年人,他们一看到方泽出现就躬身打招呼,然而方泽却是连理会的打算都没有,一柄大长刀陡然出现在手中,一挥,天级牢房的大门就发出咣当一声睡在了地上,两个中年守卫听着声音抬起头看,却连方泽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大将军这是怎么了?以往他可不会这么着急的。”

    “是不是今天刚刚关进来的那两个人的缘故?”

    “有可能……那,我们还是不要管了,我去通知人过来修缮一下这大门,你好好看着!听到没?”

    两个守卫以为一段插曲就此落幕,其中一个守卫正打算离开去找人,但是接下来的一个人却让他们再次绷紧了神经线:鸥雨来了!这大将军的女人该不会是来闹事的吧?

    鸥雨看着尘土还在飞扬的牢房大门,目光几乎痴呆了:那两个人到底是谁啊?我就没看到过方泽会这么急过!

    “鸥将军您来了,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两个守卫相视一眼便走上前恭敬的问道。

    鸥雨扫了一眼两个守卫,目光随后就定格在大门处:“你们两个拿着我的令牌去调精英团过来,这儿的囚犯可不能出问题了,要不然我们可就……”

    鸥雨的话里隐藏着什么,两个守卫也都清楚。所以鸥雨的声音刚刚落下,其中一个守卫就迅速的接过令牌离开了。

    而鸥雨本人则是心情复杂的进入了天级牢房之内:“方泽,你到底想做什么?”

    在牢房内,一队人马来到了平凡所在的牢房外。

    “就是这两个小子了吧?带去刑室。”

    “是!队长您先过去。我们稍后就到。”

    ……

    听着牢房外的声音,平凡忍不住和邓龙对视了一眼,道:“方泽这小子够义气!”

    邓龙看着已经打开牢房门的几个士兵,嘴角微扬着:“方泽大哥估计是见世面少了,要不然反应也不会这么激烈,都晕了!不过,我们应该好好的服侍一下他才行啊!”

    “别急,这群人是来服侍我们的……你看,带倒刺的小刀、带刀片的绳索……好多东西呢!”平凡苦笑着看向牢房外出现的一群人说。

    邓龙听着平凡的声音,他好像才明白外面那些人的意向一般惊叫道:“天哪!这,这方泽还真的够义气!用这些东西伺候我们可不简单呐!来日,我们一定要好好的对他!”

    邓龙的声音不大也不小,但声音却幽幽的通过过道传到了方泽的耳里。

    脚步一顿,脑海里浮现出各种各样的折磨……想到这里,方泽登时一愣,接着才反应过来猛的往前飞奔而去!速度比之前还要更快点。

    在关押平凡和邓龙的牢房中,那几个带着各类刑具的士兵已经站在了平凡的面前,只可惜大门有人守住了。

    士兵中,一个看起来是个军官的人揉捏着拳头走到了平凡的面前,用他自以为最恐怖的语气说:“你们两个小子胆儿够肥啊!敢对我们大将军动手,在我的手里,我看你们还怎么逃!”

    邓龙年纪小,还不懂什么,他只知道他没有错,当即就涨红着脸大吼:“我们没有对方泽动手!你们诬赖人好吗?”

    平凡汗颜的扶了扶额,接着就伸手拉住了邓龙:“算了,现在方泽也晕倒了,我们怎么做都已经于事无补,等以后再说吧。”

    平凡的声音刚一落下,那个军官似的士兵才点着头说:“还是年纪大的懂事,来!把他们都带走。”

    军官正说着,旁边已经有人动手架住平凡和邓龙,平凡只是很平静的接受着一切,但是邓龙却是在两个大汉的手中无力的挣扎着。

    军官这时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就准备离开,但平凡数数的声音却是让他的脚步一顿。

    “三……二……一……到了。”

    “大将军!你终于醒过来了!太好了!”

    架住平凡和邓龙四个士兵突然看到方泽出现在牢房外,一愣之后就连忙站好问候。

    气喘吁吁的方泽用手抓住膝盖弯腰换气,带着目光盯着平凡和邓龙:“你们几个赶紧滚!再不滚,小心人头落地!”

    军官这时才反应过来,他连忙回身小跑到方泽的身边,正要问什么,但却是被方泽一手推到了一边。

    而另外几个士兵则是看看方泽又看看军官,不知道到底听谁的。

    方泽在几个士兵的注视下很尴尬的来到平凡的面前开口:“老大,我……”

    “行了,赶紧走吧,我还有事情要做呢。”平凡轻轻的点了点头,接着就走出了牢房。

    方泽一听,脸上一下子就挂上了笑容:“好!我们走!”

    方泽说着,他已经将手搭在了邓龙的身上:“兄弟,让你受苦了……”

    平凡在面前一马当先走着,方泽则是在背后和邓龙勾肩搭背的边聊边走。

    没走多久,一个心急的女人就拦住了方泽的话头:“泽,你…你们什么关系?”

    邓龙看着拦在走道前面的鸥雨,手一抬就拍了拍方泽的肩膀说:“方哥,这女人很不可理喻啊!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小心点,最好就远离她。”

    平凡看了一眼鸥雨,接着就回过头看着方泽说:“喜欢,就大胆的承认吧!别像我一样,现在连人都找不到了。我和邓龙先出去了,你好好的把事情说清楚。”

    毫无疑问,平凡是想到了超然……

    方泽复杂的看着平凡,直到平凡的背影和邓龙的身影消失之后才动了一下,接着就抬头看着鸥雨说:“鸥雨,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过往吗?他,就是我的老大和兄弟,我的这一身修为都是老大间接给我的,你去问一下这儿的士兵们、镇民们愿不愿意跟我,不愿意的话,我就找个人让贤。你也好好考虑清楚,跟着我,很危险。”

    鸥雨听完方泽的话,她还没从方泽的意境中离开,但是方泽已经离开了,一个人走的背影有些孤寂。

    天灵国超家大堂中,超家老祖宗稳稳的坐在主座,眼睛折射出不属于老年人的精光。

    “今天,是圣女离开的前一天,为了我们以后的发展,希望大家把以前的各种恩怨都放下来。”

    超家老祖宗用迟暮的声音说出了他的心愿。

    “老祖,现在都已经是这个局势了,我们还能够……”

    “老三,大哥的事就先别管了,我来处理吧!”

    “祖明,那净陵墓园可不是个普通的地方,你怎么处理?”

    “万事开头难,只要我不放弃,所有的事情都不会是问题的。”

    净陵墓园,一个奇异的空间,危机四伏,层出不穷的墓陵中往往隐藏着致命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