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破禁剪

字数:5406   加入书签    

A+A-

    平凡有惊无险的来到了一个宫殿,宫殿依旧是黑漆漆的不过因为周围的火把使宫殿突出。

    看着自己不熟悉的宫殿,平凡并没有像以往一样有特殊的感觉,平凡就如同走进自己的家一般进入了宫殿。

    宫殿的内部和外面的风格截然不同,突如其来的金碧辉煌亮瞎了平凡的眼睛,不过宫殿却是一眼看完的小,除了四面墙壁之外就只有中央有东西了。

    在宫殿的最中央位置,一个只有半米大的喷泉正在不知疲倦的工作着,而一颗凹凸不平的金色球体则是静静的悬浮在距离地面一米的地方金色球体正好距离喷泉的最高处十厘米,看似永远也不会接触。

    再往里面看去,只见一个紫色的王座静静的立在宫殿的最深处仿佛一个光杆司令般在审视自己的校场。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修建的?”平凡看着面前造型奇特的宫殿内部,心中不由的出现了一个问题。

    平凡四处打量了一个遍之后,却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都没有,在宫殿内连续走了几圈,觉得有疑点的地方也都看了,但宫殿内还是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出现。

    “奇怪了,这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有啊?难道是这儿根本就是个错误的地方?”平凡走着走累了,于是就一屁股坐在王座上。

    坐在王座上,平凡的幻想依然没有出现,别人都说机缘与危险并存,特别是一些王座什么的能够代表权力的地方,危险往往是最大的,可到了平凡这儿却不管用了,平凡甚至是在王座上跳了好几次,结果什么变化也没有出现。

    多次的实验让平凡严重的开始怀疑自己,苦思许久也都没有结果的时候,平凡对小重子提出了质疑:“小重子,这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啊!你是不是感应错了?”

    “没理由的!我感应到宝物就在这个宫殿里面,绝对不会错的!或者,是在阵法中藏着呢……”

    小重子听到平凡的话时,他也是吃惊不以,不过他还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平凡瞪着眼睛打量了一下周围,心道自己还真的没有查看过有什么地方可以放置隐形阵法的,当即他就猛的释放出灵魂力开始铺天盖地的检查。

    然而,平凡都只是在做无用功……

    “还是找不到,我觉……等等,这个金球我怎么没注意到?”

    在灵魂力消耗掉三分之一的时候,平凡终于放弃了他的打算,正当他昂头准备松动一下骨头的时候,眼睛里却是出现了泉水上的金球。

    后退几步,眼睛快速的打量了一下高度,猛的一冲一踏平凡的助跑就已经完成。

    看着金球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平凡的嘴角露出了胜利者的弧度。

    “咦……好像不够……啊!再近一点啊!”

    胜利者的弧度并没有在平凡的嘴角停留多久,而平凡也在下一瞬间落在地上。

    抬头看了一眼金球,不服输的神情让平凡重新后退助跑。

    然而,平凡的举动还是没有能够达到他想要的高度。

    平凡懊恼的低头看了一下,却发现自己手上有个储物戒指。

    “哎呀,我怎么忘记了椅子这东西。”平凡摸着自己的脑袋开口说。

    随即,平凡就把一张椅子放在了泉水旁。

    站在椅子上,平凡轻轻松松的就摸到了金球,不过金球却什么反应都没有。

    “嗯?怎么没反应?”

    平凡已经将所有的希望都压在金球上,但是金球的反应却是让平凡失望透顶。

    恰是在这个时候,一缕阳光射进了宫殿内。

    “奇怪,这宫殿怎么会有阳光的?”

    阳光刚一射进来,平凡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他回过头看了一眼殿门,却发现大门早就已经关闭了。

    然而,就是这么点时间,平凡的背后的金球已经变成了发光体。

    “咦?金光?”平凡猛的察觉周围忽然变了,回过头一看却发现金光已经从金球上散发出来。

    还没等平凡反应过来,周围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琳琅满目的宝物摆满了周边的木架子,法宝已经不再是珍贵的东西,那数之不尽的丹药无时无刻都在夺取着视线。

    回过头看了一眼王座,却发现上面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了一个人,黄色的道袍在他的身上显得非常搭配。

    王座上的人似乎察觉到了平凡的举动,他回过头看着平凡开口说:“等了你这么久,你终于来到这里了。”

    王座上的人看相貌也只能算是一个中年人,衣着和紫色王座形成了鲜明对比,黄色的道袍使得他特别显眼。

    类似这番话,平凡已经听到过许多次,虽然每一次都有收获,不过,平凡依旧对这种话语产生了不可控制的疑问。

    平凡听着这略带熟悉的话语,心中闪过各次类似的场景,这让他忍不住开口问:“嗯?你是谁?为什么要等我?”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师尊交代我一定要将一样东西给你,说是寻找他的东西,但他已经去世了。这就是那个东西。”黄色道袍的主人伸出一只与脸极为不相符的枯手,平凡看到枯手上平稳的放着一件法宝,而且法宝的造型还是特别稀有的剪刀!

    “这把剪刀就是你师尊要给我的东西?”平凡的眉毛微不可查跳了一下,满腹的疑惑无处安放。

    平凡的话刚刚说完,黄色道袍的主人就发出了笑声:“哈哈哈……师尊你说错了一辈子,难得有一次说对了,应该好好的开心一下!”

    “嗯?”听着在宫殿内回荡多次的笑声,平凡将态度端正起来认真的看着剪刀。

    这一打量,平凡才发现剪刀的特别之处。

    在剪刀的两个刀刃上都分别可有一行字,第一行字是“我已将我封印”,而第二行字则是“破开封印才能见到我”。

    看到两行字的时候,剪刀上的精美花纹被平凡下意识的忽略掉,后来却因为一个地下宫殿被困了好几天。

    平凡的样子一丝不落的被王座上的身影看在眼里,眼角还隐隐约约的带着点笑意,好一会儿之后,王座上的身影才昂起头不知道再看什么。

    宫殿之外,雷暴森林此时已经被温暖的阳光覆盖,玄光战舟上却是乱成了一锅粥。

    唐梅凤眉头紧锁,眼珠子死死的盯着玄光战舟之外,而那黑夜的遗留物晨雾也在缓缓的消失中。

    “奇怪,平凡哪里去了?”唐梅凤找遍了整个玄光战舟,但是上面却连平凡的影子都没有!

    唐梅凤着急的看着玄光战舟之外,一头又一头的毁灭兽已经慢慢的从黑暗中浮现,迷雾成为了它们的身躯隐身衣,使它们在雷暴森林中若隐若现,不过也限制了它们的自由。

    看着玄光战舟外的毁灭兽增加的速度越来越快,唐梅凤的脸上也忍不住挂上了着急。

    “凤姐!”甘林芸忽然从战舟的一个角落里跑出来,“我也没看见……不过,我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平凡他的房间根本就没有动过,好像是昨天晚上他就已经不在战舟上了。”

    甘林芸的话让唐梅凤的着急愣了愣,接着就以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回过头看着甘林芸:“你确定平凡昨晚就已经不在这里了吗?”

    在一旁,方泽也结束修炼来到了甲板上,但是一听到甘林芸的话时,他却着急起来了。一个闪身来到甘林芸的身后,道:“什么时候发现平凡不在这儿的?”

    方泽开口的时候,已经抓住了甘林芸的双肩,而且用的力道还不小。

    甘林芸一下子受到力道刺激,她一下子就慌张起来了,不过作为一个修炼者,甘林芸对疼痛还是有一点儿的免疫力,艰难的回过头开口道:“昨……不,今天我们结束修炼准备出发的时候才发现的。我疼,你能不能先放手?”

    方泽愣了愣神,随后就失落的松开双手,这一刻方泽仿佛苍老了十多岁,离开的背影显得特别无助。

    甘林芸很心疼她的双肩,不过在看到方泽离开的背影时,一切都变了,双肩的疼痛也如同不存在一般。

    “他,他这是怎么了?”甘林芸鬼混头看着唐梅凤问,“不就是平凡走了吗?”

    唐梅凤抬头看着甘林芸,甘林芸才二十多岁的样子让唐梅凤深深的感叹起来:“唉,你还小,不懂什么什么。等以后,你也许会明白的。”

    甘林芸听着唐梅凤的话,心里再度生出了一份疑惑。而在宫殿之中,平凡才刚刚从剪刀上的两行字中清醒过来,他回头看着王座上的身影问:“你似乎早就想到我的反应了,那么我想听听你的话。”

    王座上的身影轻轻摇摇头道:“我没有话要说,只是想起当初我从我师尊手中接过这把破禁剪的时候,我的反应也和你差不多,而师尊只是吩咐我把破禁剪交给你的时候,一定要告诉你一句话:破禁剪是五行大陆的第二件宝物。”

    “五行大陆?”平凡忽然一愣,接着就想到了自己此行的其中一个目的——进入五行大陆再带一个前人出来。

    “既然,破禁剪是从五行大陆得来的,那你对五行大陆有多少了解?”平凡晃了晃脑袋就正神道。

    王座上的身影尴尬的摇摇头,接着就取出一枚古朴的戒指开口说:“很抱歉,我对五行大陆没有任何的了解,我是土生土长的灵剑大陆人士。另外,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希望你能够答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