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 水下汹涌的暗流

字数:7360   加入书签    

A+A-

    紫金冠之人一愣之下,只能用询问的目光望向上清散人。

    对于院中的武长风,他是不怎么相信对方就是神人的,哪里有如此年轻的神人?

    似乎看出了他心中的疑惑,上清散人也是一脸的尴尬之色,自己好容易叫开了院门,没有想到,在圣上刚要踏进院门的时候,院门居然关上了。

    或许,神人不想见他吧,这是他心中的想法,但却没有说出来。

    而对于武长风的身份,他更加肯定了几分。

    也只有神人,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也只有神人,才可敢对君王如此无礼,也只有神人,才会以自己的想法自由行事。

    若非如此,即使真成了神人,那又有什么滋味可言了?

    心中笃定的同时,上清散人却受不住紫金冠之人的眼神了,只得再次上前,几乎贴着院门问道:“神人,何故关门啊!”

    听见他这句话,武长风再也忍不住,原本强装僵硬的脸上,此时已经开出了一朵花。

    这特么的,真是太搞笑了,他们居然真的见自己当成了神人,受到如此待遇,居然还能沉得住气。

    换做是自己,早就一脚踢开院门,质问对方原因了!

    不过武长风倒是觉得,伊国能够存在下来,一部分的原因,自然还是因为沼泽地与雪地难以同行,但更重要的,恐怕就是他们的这一种态度。

    小心才能使得万年船。

    好容易将脸上的笑容收住,这才正色道:“既无诚心,何必见面!”

    闻言上清散人又是一愣,他这才明白过来,武长风为什么会将自己等人拒之门外了,原来是圣上刚才的举动,惹得对方不满了。

    只是,圣上好像没做什么事情啊!

    回过头来,却见圣上原本阴沉得能够滴出水来的脸上,此时已经被一团柔和的笑容所取代了。

    额,圣上这是怎么了?对方如此说,他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不等紫金冠回答自己的疑问,他已经听紫金冠之人说道:“刚才多有冒犯之处,还请神人见谅,伊国国君吴振天给神人赔罪了!”

    听见这句话,上清散人心中一喜,不管怎么说,圣上还是相信了对方的身份,如此一来,这件事就和自己没有太多的关系了,即使神人不肯答应圣上的要求,那也是他们只见的事情,自己这个牵线搭桥之人的事情,到这里算是做完了!

    而对于吴振天来说,他怎么不相信武长风的身份了?

    自己只是对左右火使二人使了个眼色,而且,院中端坐着的武长风一直都是逼着眼睛的,他不用看就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些什么,这不是神人的话,他真的不知道神人是什么样子了。

    所以,虽然被武长风拒之门外,但他还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只要能够见到神人,那他的长生之道就有望实现了。

    然而,他在门外恭候了良久之后,院内并没有任何的回答,这样的局面,又让吴振天觉得十分尴尬!

    神人这是生气了?还是说,因为刚才的事情,自己和他的缘分断了?

    他之所以如此崇尚道教,是因为清心寡欲的道家中人,与其他宗门想必,寿命都长了些,而最为靠谱的传闻,就是道家的得道成仙。

    伊国地处周国与商国的交界处,只是论国力而言,一个小小的伊国,绝对不可能是其余两国的对手,如果不是沼泽与雪地的关系,伊国早就被两国给吞并了。

    也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导致了他这个国君没有了什么宏图大志,只要能够维持现在额状态,他就无愧于先祖了。

    而如果能够求得一门养生的仙法,那自己就可以一直这样无忧无虑的活下去,这样的诱惑,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不可抗拒的。

    尤其是像他这样的君王,更是费尽心力的想要做成这一点!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好容易有了这样的机会,却因为自己的小心谨慎,而得罪了神人,如果对方不肯与自己交谈,别说是长生的法门,就算是神人的仙气,自己也难以沾染上半分了。

    所以在院中沉默了许久之后,吴振天这才不得不承认道:“刚才的事,确实是我不对,神人如果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大可以说出来,只要神人想要的东西,我吴振天定然给神人弄来,以示诚心!”

    武长风原本只是想借吴振天的面子,好让上清道人与左右火使二人动手,但现在看来,自己似乎忽略了一件事情。

    不管怎么说,吴振天都是伊国的国君,一个国君的力量,是不容小视的,有他的帮助,自己所要做的事情,就要简单了不少。

    沉吟了片刻之后,这才语气低沉的说道:“天底下,难道还有我做不成的事情,你也忒小看我了!”

    听着武长风带着揾怒的语气,吴振天更加高兴起来。

    无欲无求,这才是一个神人应该有的洒脱啊!

    “是是是,神人的本事自然毋庸置疑,这天下都是神人的,还有什么事情是神人做不到的?是我刚才说错了话,神人不要放在心上,我的意思是,为了表示诚心,如果神人有什么需要做的事情,大可以吩咐我一声,凡是我能够做的事情,我绝对不会推辞!”

    听见他这句话,武长风的眉头不禁挑了两下!

    这个吴振天的口气倒是不小,居然敢先说出这样的话来,好,既然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就不要怪我得寸进尺了。

    “此去往西十里,有一处小溪,哪里的溪水甘甜,你给我取一壶来!”

    他本来想直接说出心中的想法,但这样一来,自己的目的恐怕就就要暴露了,令对方生疑之下,自己在伊国可就呆不长了,所以才说了这么一个简单的事情,先将吴振天稳住。

    而听闻武长风此言之后,吴振天微微一愣,离这里十里的地方,他还真不知道有一条小溪,但不管怎么说,这是神人交待给自己的第一件事情,如果办不成,那自己与他的缘分恐怕就留真的尽了。

    回过头来,一脸询问之色的望着上清散人,在得到了对方的回复之后,吴振天这才点头道:“小事一桩,还请神人稍后!”

    说话之际,吴振天朝左火使使了个眼色,对方心领神会之下,便急急朝着山下而去。

    虽然对于武长风,他心中还是存着狐疑,但对于这个君王,他可不敢有半点的违拗,既然圣上让自己去取溪水,他自然义不容辞!

    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左火使便折返而回,手里拿着一个葫芦,似乎很吃力的样子。

    一炷香的时间,跑了来回二十里路,对于李鑫来说,这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对方居然能够做到,也是不简单了。

    只是,当吴振天说水已经取来的时候,武长风只是重重哼了一声,便没有下文了。

    一炷香的时间,来回二十里路程,你当你是神仙了?武长风可以断定,对方所取的水,绝对不是自己口中所说的溪水。

    一个连神人都敢骗的人,自己还怎么和他继续谈下去了?

    吴振天一头的雾水,回过头来,问左火使道:“这葫芦里的水,可是神人吩咐的地方取来的?”

    左火使也没有想到,武长风居然如此厉害,他虽然吩咐人去取溪水来,但葫芦之中装的,只是最近的一条溪水而已。

    犹豫了片刻之后,这才迟疑的点了点头。

    见到他如此,右火使有些担心的望着他,但见到对方给了自己一个放心的眼神之后,他这才收住了嘴。

    如此一来,吴振天就尴尬了。

    既然溪水已经取来了,那神人为什么又不和自己说话了?

    犹豫了片刻之后,这才说道:“神人,是否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武长风本来就想让左右火使和上清道人干起来,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现在机会就摆在自己面前,他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机会错过了!

    沉声道:“连神人都敢骗,我看你是一点诚心都没有了!”

    听见这句话之后,吴振天一脸惊慌失措的模样,回过头来,冷冷的瞪了左火使一眼,眼神中的意思,分明再说,等下再和你算账。

    这才转过头来,对上清散人说道:“道长,麻烦你亲自跑一趟了!”

    对于上清散人而言,他已经彻底相信了武长风就是神人,十里之外的小溪,并不是什么都知道地方的,因为是背阴的一面,加上哪里人迹罕至,几乎很少有人去那里,所以这条小溪,也不是谁都知道的。

    左火使如此快就折返而回,恐怕是因为不知道这一条小溪,说以才胡乱弄了些清水来糊弄神人。

    他这个胆子,也太大了点吧!

    而让左火使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做得如此巧妙的事情,对方居然一眼就看穿了,对于吴振天,他倒不是不如何担心,但他心里,对这个武长风已经产生了好奇。

    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吴振天从折返而回的上清散人手中接过另外一壶水,打开闻了一下,立刻知道了原因!

    回过头来,怒目等着左火使,喝道:“滚下去!”

    在左火使眼中,吴振天并不是什么威胁,即使实在朝臣面前,他对自己都礼让三分,这样的话,他还从来没有对自己说过!

    听见这句话之后,他先是一愣,随后一脸不满的望向上清散人,却见对方一副幸灾乐祸的看着自己,他心中顿时生出不满来。

    对于吴振天的话,也放在一边,只是静静的站在哪里,与上清散人对视。

    见到这样的情形,原本就怒火中烧的吴振天,冷冷问道:“怎么,难道左火使听不懂我说的话?”

    岂知左火使非但没有因为他这句话而灰溜溜的下山去,反而冷冷说道:“圣上可别忘了,当初……”

    “滚下去!”

    这一次,吴振天是真的怒了。

    在外人面前,他居然敢顶撞自己了,看来这些年养尊处优的日子,已经让他们忘记了,谁才是伊国真正的王!

    见吴振天动怒,左火使丝毫没有服软的意思,倒是旁边的右火使,看得有些心惊肉跳。

    自己虽然名为吴振天的左右火使,但真正的目的却不是为了保护吴振天,他之所以对自己二人如此恭敬,也并不是因为忌惮自己的武功,而是因为自己身后的人。

    没有想到,他居然会为了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不惜说出这样的话来。

    只是,这件事毕竟是自己这个师兄做的过分了,走近左火使身边,小声说道:“师兄,你暂且听他一眼,等这件事之后,咱们再将事情的始末上报上去!”

    听见这句话之后,原本带着怒气的左火使重重哼了一声,便准备下山。

    而一直冷眼旁观的上清道人,早就看出了这里面不同寻常的地方,出言道:“没有想到,左火使居然如此硬气,看来,左火使眼中,根本没有君王的存在啊!”

    “你……”

    左火使咬牙切齿的看着上清道人,恨不能亲手将他这张嘴撕烂。

    今天,自己受的气已经够多了,吴振天如此呼喝自己,是因为他君王的身份,自己多少要给他一点面子。

    但上清道人是什么东西,也敢对自己指指点点的?

    什么时候,自己变得如此好欺负了?

    “道长,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他或许不敢立刻对吴振天怎么样,但这个上清道人,自己随时可以取了他的性命。

    敢如此辱没自己的人,天底下还没有几个人,这其中,自然不包括上清散人在内。

    即使是他的师兄绝清散人,也不敢如此对自己说话!

    “嘴长在我身上,我想说什么,难道还要先问过左火使不成?左火使的权利,什么时候比圣上的权利都大了?”

    原本只是因为一件小事,经过一番波折之后,竟然直接升级成了两人只见的唇枪舌战,对于这样的结果,武长风也是始料未及的。

    但既然两人已经对上了,那动手就是迟早的事情,如此一来,也正好满足了武长风的好奇。

    从刚才的一番话中,他已经感觉到,左右火使似乎对吴振天并不怎么恭敬,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两人有如此底气,敢站在一个君王的对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