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情定归心(十)

字数:3795   加入书签    

A+A-

    他们的沉默,更是让慕容绝认为已经接近了心中的那个答案。

    “那天在街上,我明明看到了你,我是绝对不可能会看错的。凤吟霜,本皇子还真以为你是什么贞烈女子,却不想君墨尘尸骨未寒你就已经嫁给了别的男人,若是被他知道了,就算在九泉之下也不可能得到安息吧。”

    听到他提起君墨尘的名字,众人就不得不觉得好笑了。

    因为他口中的君墨尘,这个他昔日最大的敌人,此时正在他的面前,他却毫不自知。

    “这一点就不用大皇子多虑了,不管我嫁给谁,跟谁在一起,都似乎跟你没有什么关系。”

    她从来都不需要躲躲藏藏的活着,她的身份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只怕说出来会吓到对方罢了。

    慕容绝一下子想起,刚刚这个男人不是自称是她的夫君么?

    他语气顿时酸溜溜的说道:“你的女人先前可是已经嫁给别的男人了,你竟然一点意见都没有么?”

    他这么说,纯粹只是想要破坏他们的感情罢了。

    千枼雪缓缓摘下自己脸上的易容面具,那张俊美宛若谪仙般的俊颜展露出来。

    慕容绝看着那张脸,瞳孔倏然睁大。

    这便是凤吟霜现在的夫君么?他竟然……生的这般俊美,那尊贵的宛若君临天下的气派,让他瞬间无地自容。

    千枼雪沉着脸走到慕容绝的面前,他虽然没有动怒,但是他身上那股迫人的气势确是不怒而威。

    “你给我记住,吟霜她从始至终都只有本尊一个男人,你若是再敢多说一句诋毁她的话,本尊就会让你再也没有开口的机会。”

    什……什么?慕容绝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之中。

    从始至终,都只有他?

    那君墨尘呢?

    他又不傻,这么明显的暗示岂会听不出来?

    对了……君墨尘,常年以面具掩面,根本就没有人见过他真正的容貌。

    而且当初他莫名其妙就死了,还有很多人在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这让他心中不禁涌起一个可怕而又大胆的想法,难道说君墨尘根本就没有死,他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慕容绝一下子犹如霜打的茄子一般蔫在那里。

    就连他想要挑拨,到最后也只会变成一场笑话。

    是他自己昏了头,明知道前方是死路还非要往前闯,这一下倒是不好收场了。

    之前他就猜到凤吟霜跟绝杀宫的人有关系,现如今这个俊美无双的男人很可能就是之前的清平王君墨尘,他又自称本尊,难道说……他就是绝杀宫的宫主千枼雪?

    这一趟邺城之行,他当真是自寻麻烦。

    这一下,他们不但不会放过他,就连燕国也很有可能因此而遭殃。

    看到慕容绝那般惊惧的模样,凤吟霜只觉得他非常的可笑。

    因为从始至终,他都不值得被人放在眼里,若不是他自己非要找存在感,事情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若水冷笑着走上前去,故意用一种恐吓的语气说出话来:“你可知道,当初那位如花似玉的梁国公主是怎么死的?她死的时候,眼睛睁得大大的,整个身体都变得僵硬了,明显就是死不瞑目。那梁国的坟坑里,甚至连一具尸骨都找不到,仅仅只是一副衣冠冢。今晚过后,这四国是不是就会流传一个新的讯息,但是这故事的主角,却变成了燕国大皇子呢?”

    慕容绝吓得身体一抖,感觉自己变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凤吟霜,如果你真的是凤吟霜,你一定会顾全大局的对吗?当初我们在南楚的时候,被南御天陷害,便是你让君墨尘带人前去救了我,我们本来就不是敌人的。”

    他不敢去看千枼雪看着他的眼神,便只能用求救的眼神看着凤吟霜,希望她能够心软一点,放他这一马。

    可是他却忘记刚刚是用怎样的语言去侮辱凤吟霜,还要让他的手下来找麻烦,这一切,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的。

    月麒已然走上前去,一把将他扣住。

    只听“咔擦”一声脆响,伴随着慕容绝的惨叫,他的半边胳膊便软软的吊在那里。

    “放过你,可没那么容易!慕容绝,你当真以为当年的事情本尊都已经忘了么?不如今日就新账旧账放在一起算?”事实上,千枼雪已经窝了半天的怒火了。

    在他这里,哪怕慕容绝做了多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加起来都比不上他胆敢对他的女人起了觊觎的心思更要来的严重。

    慕容绝痛的倒在地上哀嚎,他心中又是惊惧又是后悔,为什么要不撞南墙不回头。

    这个男人如果真的是君墨尘的话,那他们之间的仇怨,的确是多的数不清了。

    月麒直接抽出剑来架在他的脖子上:“这种废物,干脆杀了算了。他若是做了燕国的皇帝,只怕整个国家很快都会被他败光,还不如现在就为民除害。”

    千枼雪冷冷开口道:“死,是最容易的解脱方式!”

    他该不会真的要杀了她吧?

    凤吟霜倒是没想过真的要取了慕容绝的性命,毕竟他也没有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而且他们这一趟出来,只是想要救月影回去,还是不要因为这个人而平添不愉快了。

    她是这么想的,月影也是这么想的,这女人的心思跟男人可是有很大的不同,千枼雪不想让她心中不快,也只能按照她的想法去做了。

    ……

    第二天一早,巡城的守卫便发现,在紧闭的城门口,发现一个半裸昏迷的男子。

    他身上的衣服被人剥光了,只穿着一件长裤,脸看上去脏兮兮的,头发乱蓬蓬的,像个叫花子。

    但是却有侍卫很快将他认了出来:“是大皇子,来人,快把大皇子抬回去。”

    简直不敢置信,堂堂燕国的储君,竟然会变得这么狼狈,皇室的脸都要被他给丢尽了。

    慕容绝醒来之后,虽然没有变成傻子,但是那一晚的记忆却全失,他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

    直觉上,那定然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