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时光荏苒(一)

字数:3961   加入书签    

A+A-

    邺城已经掀起了一番轩然大波。

    堂堂的大皇子竟然被人陷害,衣衫不整流落街头,这根本就是一桩皇室丑闻。

    若是此事传到京城,传到皇帝的耳朵里,那么这邺城所有人的性命很可能都要保不住了。

    邺城城主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就算逃,他又能逃到哪去?

    与其被抓起来作为囚犯饱受屈辱和折磨,倒不如让他先下手为强,好好地送自己上路。

    毒药已经准备好了,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正准备喝下。

    这个时候,外面却传来了他的大儿子匆匆的敲门声。

    “爹,你快开门啊,大皇子他指明要见你,现在已经在前厅等候了。”

    不用想,便知道慕容绝此时定然是震怒非常,恨不得将他一家满门抄斩,他又怎么敢出去见他呢?

    他本不想理会,已经拿起了那瓶毒药,可外面的敲门声却越发的急促起来。

    “大皇子他说过不会追究这件事情,而且还会命人封锁消息,他之所以会来这里,是希望父亲能够协助他,你快点出来啊。”

    什么,这怎么可能呢?

    先前,因为他一直都没有帮他查到那个女人的下落,他就已经震怒非常。

    这一次的事情如此的恶劣,他还能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怕不是对他寻开心吧?

    抱着忐忑而又不安的心情,他终于打开了房门。

    连朝服都来不及换,便去前厅见了慕容绝,却见到他的脸色果然十分平静。

    虽然弄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终究不可能是坏事。

    他不仅忘记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连这性子都转变了不少。

    他现在只希望能够快点送走这尊大佛,还他邺城一个平静吧。

    ……

    此时,一辆华贵无比的马车,已经行驶在回家的路途之上。

    凤吟霜等人的心情并没有因为前一晚的事情而受到丝毫的影响,难得一副好兴致。

    却只有一个小丫头扁着嘴,好像受到了极大委屈的样子。

    “我是真的不明白,像慕容绝那样的人渣,你们怎么就那么轻易放过他了?他所干的坏事简直就是罄竹难书,这样的人我们就应该替天行道,好好的整治他一番。”

    若水坐在凤吟霜的身边,很明显就是在为她抱不平。

    一年前的事情,她想起来都觉得历历在目。

    这个慕容绝胆大包天胆敢调戏小姐,又野心勃勃的想要占领南楚,就算在燕国,他也一直都是一个祸害。

    要是让他继承储君,那根本就是百姓的灾难。

    这样一个坏蛋,就该把他也变成傻子,这样就不可能再去害人了。

    凤吟霜有些无奈的解释道:“他毕竟是燕国的现任储君,未来的皇帝,若是他真的有个三长两短,肯定会在四国引起轩然大波。我们这一趟出行仅仅只是为了寻人而已,还是不要引起太大的风波去引人注目了。”

    难道现在他们就不算高调么?

    若水嘟着小嘴,上面几乎都能挂上一个小油瓶。

    “反正我就是生气嘛!小姐之前也是救了他的性命,如果不是你的话,他早就已经成为那个三皇子手下的亡魂了,可是他不但不感恩,竟然还敢找你的麻烦,他说的那些话简直太过分了。”

    这小丫头一直以来都那么的护着她,不能容忍别人对她任何一点诋毁。

    就好像在前世,她为了保护她,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所以她才会对于慕容绝的事情这般气愤。

    这一点,凤吟霜自然明白,心中也十分感动。

    “好啦,他这不是已经得到惩罚了?堂堂大皇子被剥光了衣服扔到街头,这对他来说已经是一种极大的羞辱。虽然已经去除了他那天晚上的记忆,但是相信他也能够记住这次的教训,以后谨言慎行,再也不敢胡来了。”

    呵……说的简单,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慕容绝那种人真的能够痛改前非么?

    不过以后的确是没有交集的人,他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也跟他们没有关系了。

    千枼雪自然是不愿意听到任何关于慕容绝的事情,因为他的出现,就会不禁勾起他们先前一些不美好的回忆。

    他是没有什么芥蒂,但是他却担心他的小女人会因此而伤神。

    看到凤吟霜神色平静,似乎并没有把一切放在心上,他这才松了口气。

    若水也感觉到自己不应该去提一个败坏兴致的人,惹得大家都不愉快,连忙转移话题。

    “我们这一趟出来也有半个多月了,这么多天不见寒儿,我真的很想他呢,也不知道蓝蔻把他照顾的怎么样,他有没有按时吃法,有没有长高?”

    凤吟霜一听这话,目光立即变得柔和起来。

    孩子可是母亲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啊,自出门之后,她无时无刻不在牵挂,如果不是因为凰夜和月影对他们来说真的十分重要,她也不可能撇下自己的儿子亲自出马。

    “半个月而已,没有那么夸张吧。”说是这么说,她自己心里也饱含期待呢。

    “这可不一定哦,小孩子通常都长得很快,我们离开之前他是学会了走路,但是等我们回去,说不定都能跑起来呢。”

    月影坐在一旁默不作声,心中也有点饱含期待。

    她离宫之前,知道寒儿已经出生,但是却从未好好见过他,而且那个时候,他不过也只是个奶娃娃而已。

    一年多了,也不知道长成什么样子?

    尊主的儿子,绝杀宫的小少主,一定不会让人失望吧。

    她已经离开了那么长的时间,别说是寒儿,就算对于整个绝杀宫都有些陌生了,也不知道回去之后会是什么光景,大家又会用怎样的目光看待她。

    凰夜明显感觉到她心中的不安,连忙将她的手握在手心里,目光关切的看着她。

    月影知道,他这是在告诉她,一切有他,不必担心。

    她的唇角带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将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膀。

    车外的风景如画,她真的十分庆幸,她不仅找回了共度余生的爱人,更找回了她的亲情和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