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时光荏苒(七)

字数:4332   加入书签    

A+A-

    今日,是绝杀宫的大喜之日。

    平日肃凛的气氛,到今天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到处都挂满了红绸,地上铺了红色的地毯,盈满了喜庆的氛围。

    千枼雪和凤吟霜坐在主位之上,看着眼前四对新人走了进来,

    这些于他们来说,都是人生之中非常重要的人。

    或亲人,或朋友,一同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哪怕其中经历了不少的挫折,可只要最后大家都能够在一起,便不会后悔彼此的相遇。

    婚礼要开始了,在司仪的主持之下,四对新人同时转过身去,对着天泽大地躬身行礼。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都是没有父母的人,要拜自然就拜坐在主位的尊主和夫人了,他们能够有今日,也该多谢尊主和夫人的成全和撮合啊。

    “夫妻对拜!”

    最振奋人心的时刻到了,他们彼此挽着心爱之人的手,躬身对拜。

    “送入洞房!”

    这场可谓史上最为隆重豪华的婚礼,终于圆满结束,在场的某几位人士已经快要等不及了,恨不得立即就把自己的新娘抱进洞房。

    可是……现在还是白天呐,这么着急作甚!

    千凌冽动作最快,直接带着紫嫣便不见了人影。

    凰夜和月麒也紧随其后,带着自己的新婚妻子离开,唯一动作稍慢一点的便只有……

    “楚檀!”听着身后凤吟霜甜腻的喊声,某位号称鬼面修罗的神医额角不由得滴下一滴冷汗。

    “夫人有何吩咐?”

    凤吟霜站起身来,似笑非笑的走到他们面前。

    “光是为你们准备婚礼就花了一个月,结果,这拜堂一眨眼便过去了,你们还有没有把我们的辛苦放在眼里?”

    这……听着的确是,只是不要那么苦逼的让他们留下来吧,有本事把其他的三对叫回来啊,楚檀不禁在心中为自己抱不平。

    二公子也就罢了,凰夜和月麒这两个没良心的,竟然也闪的那么快。

    他还想要快点把蓝蔻带回毒医谷呢。

    “咳……”他轻咳一声,未着面具的半边脸庞在红衣的衬托之下越发温润如玉,“今日是大喜的日子,还请夫人高抬贵手啊。”

    “小白,你说,我们要放过他么?”

    千枼雪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妻奴,自然是自家娘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那依夫人之见,该如何去做?”

    楚檀的心不禁凉了半截,尊主竟然也要掺和进来吗?简直太不够意思了。

    “自然,是想到一个好玩的计策,怎么说也是大喜之日,不好好闹一闹怎么行呢?晚上,我们要来一场闹洞房!”

    这……真亏她能想的出来!

    不亏倒霉的只闹他一个人吧?那他今晚就别想睡了。

    “夫人想要如何做,为夫照办就是!”

    不管她想要做什么,千枼雪都会顺着她。

    “这闹洞房么,自然是人越多越好,那三对没良心跑掉的,也要一并叫回来。”

    想想自己准备的那些花样,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今晚,就拭目以待吧。

    楚檀心中竟然还有些庆幸,呵,跑得快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得叫回来接受惩罚么?

    这么一对比,他顿时觉得自己没那么委屈了。

    ……

    很快,时间就到了傍晚。

    光线慢慢的黯淡下来,宫殿之中被一颗颗夜明珠照亮,越发显得璀璨无比。

    某些急着进洞房,却被打扰了好事的人,此时别提多憋屈了。

    那怨念的目光,简直能把凤吟霜戳出几个洞来。

    凤吟霜忍笑不去看他们,拜托,这媳妇儿哪里是那么容易娶的,不接受考验还想抱得美人归,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当然,对比千凌冽等人的心态,新娘子们倒是跟凤吟霜一样的想法,觉得新奇又有趣呢。

    凤吟霜清了清嗓子,然后开口说道,“你们若是今天晚上能够顺利完成洞房花烛夜呢,就要完成接下来的挑战才行,不然,只怕你们就要独守空房了哦。”

    这是什么奇葩规定啊,不知道什么叫做春宵一夜值千金嘛,时间那么宝贵,竟然还要接受挑战,简直太过分了好不好,他们都想要抗议了。

    当然……抗议无效!

    若是不接受的话,便当做弃权论处,他们什么都不用做,直接回去守空房了。

    所以,为了真正能够抱得美人归,他们都要拿出自己最大的实力勇敢接受挑战。

    这第一个挑战,便是喝酒。

    每个人面前都堆放了十几坛美酒,谁若是以最快的速度喝光,便能顺利过关进入下一轮。

    凰夜、楚檀还有月麒原本就是绝杀宫的人,受过专门的训练和培养,除武功之外,喝酒也是其中的一项。

    但就苦了千凌冽,他从小体弱多病,这酒自然是碰不得的,后来虽然好了,但是他的酒量又怎么可能比得上其他人呢?

    眼看着他们面前的酒坛一个个变空,千凌冽才喝了两坛,就有些站立不稳,俊美的脸庞散着红晕。

    其他三位都已经喝完了,而他这边还遥遥无际。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将他手中的酒坛一把夺了过去。

    千凌冽抬起头来,便看到那张跟他如出一辙的脸庞。

    “你走吧,这里交给为兄便好。”

    “谢了!”千凌冽一点都不客气,直接转身离开了。

    凤吟霜站在一旁,有些好笑的说道:“你身为尊主,竟公然作弊,不过……干得好!”

    “如果我不帮他的话,估计他喝到明天早晨也喝不完这些酒了。”再说了,哥哥为弟弟不管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好啊,你既然要帮冽儿,那就要把剩下的这些酒全喝了,不然就算你们一起违规。不但冽儿要独守空房,还有你!”

    什么,现在竟然扯到他身上了?这下赌注就大了啊。

    现在他也顾不上自己的弟弟了,为了不让自己睡地板,他也得好好地努力啊。

    这下一环节的考验,对他们来说倒不是困难的事情。

    湖面上摆了长长的一串花灯,要用轻功去采这些花灯,在限定的时间若是采不完这些花灯,便表示失败,惩罚便是——独守空房!

    只要一想到这四个字,这些风云人物们不禁就脸色大变,简直比捱上几刀更觉得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