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 土豪(一更)

字数:7979   加入书签    

A+A-

    顾娇今日出诊的地方在城东的一处三进的宅子,家中老爷是个举人,在附近的书院教书,夫人娘家略有些家底,因此家境还算不错。

    这一次的患者是他们大儿子,今年二十岁,今年刚下场考中秀才,家里欣喜万分,却在前几日不幸染上恶疾。

    他们将人送去附近的医馆,结果被人拒之门外,说是天花,让放在家里治。

    医馆倒是给开了药,可是他们吃了几天并无好转,是听书院的一个学生说,妙手堂医术不错,他们死马当做活马医去请了人。

    哪知来的是个医女。

    夫妇二人挺失望。

    顾娇行医这么久,对这种目光早习以为常,昭国没有女大夫,医女地位低下,绝不是她抢救几场事故就能颠覆的。

    索性她也没立志要做什么伟人。

    顾娇进了屋。

    人来都来了,夫妇二人总不好不让人医治。

    那位秀才的精神状况不是很好,躺在床铺上有些恐慌与烦躁,从他的症状来看:发热、头痛、丘疹……确实类似天花。

    可顾娇仔细诊断后发现不是。

    “是敏疹。”顾娇说。

    这算是重度过敏了,能撑到今天不容易,不少重症过敏都会引起休克或窒息,只能说这个秀才的命可真大。

    顾娇从小药箱里拿了几片氯雷他定,装进瓷瓶递给夫妇二人:“一天一次,一次一片,温水吞服。吃完后来医馆复诊。”

    “这、这就完了?”妇人看着手中的小药瓶,难以置信地张了张嘴,“可他们说是天花。”

    顾娇道:“他有轻度风寒,又加上敏疹,乍一看确实很像天花,但他真不是,二人不必担心。不过敏疹也不是小病,严重起来也随时可能致命,这次是他运气好,以后一定要注意。他是碰了什么之后才这样的?”

    “他……”妇人仔细回忆了一下,道,“那天吃了个桃子,下午就开始说浑身不舒服,我没太在意,当是桃毛粘在他身上了,让他去洗了个澡,似乎好了些,第二日更严重了。”

    顾娇暂时没有测过敏原的试纸,只能先让患者远离桃子试试了:“以后不要让再他接触桃子。”

    “啊,好,好。”妇人应下。

    明明是个小医女,可为何说出口的话莫名让人信服呢?

    不管了,左不过别的大夫也治不了自己儿子,只能先试试这个小医女的法子了。

    妇人进屋给儿子喂药。

    小三子收了诊金,出诊费是二两银子,药费是一两银子。

    这是天子脚下,这个收费已经算是很良心了。

    顾娇背着小背篓出了宅子,坐上马车。

    小三子收完诊金,坐在了外车座上,对顾娇道:“顾姑娘,咱们是回去吗?”

    顾娇点头:“嗯,回去吧。”

    没什么别的事了。

    “诶,好嘞!”小三子抓起马鞭,赶着马车平缓地行驶了起来。

    马车没走没久,突然几名男子策马奔来,他们的速度极快,丝毫不顾及当街百姓。

    百姓们仓皇避让,奈何还是有个挑担的老翁没能避开,他的胆子被撞翻了,人也跟着倒在了地上。

    罪魁祸首却连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老翁倒在路边半晌爬不起来。

    此事自然引起一片唏嘘。

    一个外地青年开口了,他问身旁出来看热闹的伙计:“这位仁兄,这不是天子脚下吗?怎有人敢如此纵马?”

    伙计道:“这你就不知道吧?你没看见他们身上穿的衣裳吗?”

    青年道:“太快了,没留意。”

    伙计望着几人远去的背影,道:“那是元帅府的人。”

    “元帅府?”青年皱眉,显然他入京不久,还不清楚京城的局势。

    伙计耐心解释道:“原先是虎山大营的骠骑大将军,前几日才被册封了天下兵马大元帅,那些人就是元帅府的人。”

    青年疑惑道:“这么嚣张的吗?”

    伙计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嘘,这话可不能乱说,想必是他们有急事,否则不会如此的。”

    什么急事?差点在街上闹出人命来。

    谁都明白这不过是托词,可谁也没胆子当街拆穿真相——那位姓唐的骠骑大将军是庄太后的心腹,庄太后养病归来,第一件事就是提拔他做了天下兵马大元帅,堂而皇之地分走了宣平侯的兵权。

    “姐姐,唐府的人太过分了!”临街的一间茶楼里,紫衣少女对对面的道姑说,“这不是他们第一回仗势欺人了!早先在柳巷,我就看见一个唐府的下人殴打一个百姓,说是那百姓欠了唐府的银子,可欠了银子也不能那么打呀!”

    道姑没说话,只是静静地喝了一口茶。

    紫衣少女趴在桌上,凑到她跟前,小声道:“姐姐,你说……那个传言是不是真的呀?”

    道姑看了她一眼:“什么传言?”

    紫衣少女:“就是……唐大元帅是太后娘娘的私生子啊。”

    道姑冷眼看着她:“嫌命长是不是?”

    紫衣少女吐了吐舌头,有点被姐姐威慑到,但又还是壮胆来了句:“听说太后当年差点把静太妃的宁安公主下嫁给他。”

    道姑将妹妹摁回自己的座位上,看了眼闹哄哄的街道,说道:“紫鹃,去扶一下那个老翁,把他的茶叶都买了。”

    “是!”一旁的小丫鬟躬身应下,她正要下楼,就听得道姑道,“算了,不必了,已经有人去了。”

    小丫鬟与紫衣少女同时朝那名摔倒的老翁看去,就见一名青衣少女走过人群,来到他身边,将他扶了起来。

    “啊,姐姐!是她!”紫衣少女认出了顾娇,“状状状状……状元给簪花的人!”

    不对,是三鼎甲都给了她簪花!

    ‘'她怎么会在这里呀?’’

    紫衣少女对新科状元依旧念念不忘,顺带着就会想起这个被新科状元另眼相待的女子。

    明明长得也不好看嘛,可簪花一事后,京城都开始流行她的容貌与打扮了,连她都在脸上点了一朵小小的棠花呢。

    道姑望着顾娇喃喃:“是啊,还真是有缘呢。”

    顾娇将老翁扶起后买了他一斤茶叶,周围的百姓许是觉着方才袖手旁观的行为还不如一个小丫头,汗颜之下也纷纷买走了老翁的茶叶。

    一箩筐茶包一售而空。

    “多谢姑娘,多谢姑娘!”老翁拱手激动地拜谢。

    顾娇转身上了马车。

    一直到马车消失在街道尽头,道姑才徐徐收回视线。

    顾娇把买来的茶叶交给小三子,随后回了碧水胡同。

    顾琰与顾小顺还没回来,小净空去了姑爷爷那边,灶屋里是房嬷嬷在做饭。

    萧六郎一头扎进书房,连顾娇推门而入都未察觉。

    他鲜少有这般出神的时候,顾娇走过去,发现他在画图。

    “这是什么?”顾娇问。

    屋内光线有些暗,她要看清图纸,便凑得近了些。

    萧六郎听到声音时,她的额头近在咫尺,温热的气息与他的呼吸交缠在一起。

    萧六郎的心口蓦地跳了一下,他睫羽微颤,觉得自己应该避开,却又始终没动。

    “算术。”萧六郎说,“我在割圆。”

    “割圆?你要算祖率?”顾娇其实也不确定这个时空是不是把圆周率叫祖率。

    “你知道祖率?”萧六郎很意外,就算明白她身上有不少秘密,却又不知会有这么多秘密,还懂祖率。

    听到真是祖率,顾娇就明白这个时空也是有过与她所在的那个时空相重叠的部分的,譬如圆周率,原先刘徽将它算到四位小数,叫徽率,之后祖大人将它算到七位小数,叫祖率。

    其中,魏晋时期的刘徽用的就是割圆术,南北朝祖大人的缀术不论在哪个时空看来都失传了,不然这会儿萧六郎就该用缀术。

    割圆术是用圆内接正多边形的面积去无限逼近圆面积,并以此求取圆周率的方法——“割之弥细,所失弥少,割之又割,以至于不可割,则与圆合体,而无所失矣。”

    刘徽从圆内六边形开始,割到了三千零七十二边形,才总算精确到了四位微(小)数一四一五与一四一六之间。

    这个计算量是庞大且可怕的,如果用微积分就会快捷许多。

    顾娇面不改色道:“听女学的学生说过。”

    女学也有算术课,具体上什么内容萧六郎就不大清楚了。

    不过他知道顾娇是极为聪明的,若真听过,可能会过耳不忘。

    顾娇又道:“你怎么突然想到算这个了?是翰林院的功课吗?”

    “不是。”萧六郎摇头,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小净空与孙夫子的事说了,主要是他想求证一下,小净空的祖率以及那些算术题是不是顾娇教给他的。

    至于把孙夫子气哭以及打赌的事他略过了,只道是彼此和谐地探讨了一番祖率。

    顾娇哦了一声,摇头。

    她的确教过小净空算术,但没教过那些题,也还没涉及到祖率。

    “他会背这么长的祖率吗?”顾娇很惊讶。

    萧六郎把小净空叫了进来。

    小净空看见顾娇,差点以为坏姐夫偷偷告他状了,见顾娇神色如常,他才悄咪咪地放下心来。

    萧六郎道:“你把在孙夫子面前背的祖率再背一遍。”

    小净空老老实实地背了一遍。

    萧六郎:“我不知道对不对的,所以要算一算。”

    一般人绝不会相信小净空是对的,因为书上只有七位微数,他却背出了十七位。

    萧六郎没立刻否定小净空。

    不是他觉得小净空是对的,而是他没办法证明小净空是错的。

    他不会仗着自己年龄大、多念了十几年书就以身份压人。

    呵斥一顿或许会将小孩子镇住,但那不是因为孩子信服了,而是孩子放弃求知的渴望了。

    顾娇是明白小净空背得完全正确的。

    “谁教你的?”顾娇问。

    “书上看的。”小净空说。

    “什么书?能拿给我们看看?”顾娇又问。

    “当然可以!”小净空哒哒哒地跑出去,在自己的那堆小破烂咻咻咻地翻了一阵,找出一本泛黄卷边的

    册子拿给顾娇,“娇娇,给!”

    顾娇接过册子,与萧六郎一块儿翻看。

    只看了一眼,二人齐刷刷地怔住了。

    顾娇怔住是因为她看见了熟悉的文字与公式,萧六郎怔住则是因为他看见了不懂的图案与文字,同时,在这些奇奇怪怪的文字和图案下方,又用另一种文字作了注解。

    是燕国文字。

    难怪小净空能看懂一些,他最近在学燕国语。

    只是很奇怪,他怎么会有燕国的书?

    而且——

    萧六郎翻到最后一页,看到上面一个大大的玺印,倒抽一口凉气!

    这不会是燕国的国书吧?

    燕国是六国第一强国,可谁能想到数十年前它还只是一个下国呢?

    突然有一天,燕国来了一位厉害的国师,他带来六大典籍,就是靠着典籍里的秘密,燕国才如雨后春笋般崛起。

    麻风病的治疗手段也是从典籍上来的。

    最终,这六大典籍被封为国书,典藏在燕国皇宫,由数百名大内高手日夜不停地把守。

    如果这本国书是真的,那燕国皇宫里的那本难道是假的?

    应、应该不可能吧?毕竟净空只是一个会晕肉的小和尚啊。

    顾娇是不知什么国书不国书的,但她可以断定这本书上的简体字与高数公式不是这个时空所有的。

    莫非,这里还有别的穿越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