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一夜未归

字数:4193   加入书签    

A+A-

    墨薇扬起唇角,道:“太子殿下,臣的证词,可还满意?”

    闻言,北宫腾霄露出淡淡的笑,道:“功不可没。”

    墨薇走近了几步,仰头望着他, 意味不明地道:“殿下,臣还能帮助得到您的,还有很多。”

    北宫腾霄没有拒绝她的接近,望着她道:“本宫很期待。”

    墨薇透着意味不明的笑,道:“记得给臣的承诺。”

    语落,她目光挑衅地朝楚姣梨点头致后,便转身离去。

    楚姣梨满脸惊诧,望着墨薇离去的背影,不可置信地蹙起了眉。

    是她的错觉么?不可能的, 墨薇怎么会对北宫腾霄有意思呢?

    太子府,浴池。

    烟雾缭绕,带着水珠滴落的声响,撩拨人心。

    夜将近,四下的灯盏朦胧,增添一抹暖色。

    北宫腾霄靠在浴池边上,仰首闭着眼,声线带着一抹慵懒:“梨儿,本宫的安排,你可满意?”

    楚姣梨衣裳半褪,望着北宫腾霄精致的下颌线,颈间有被溅到的点点血渍。

    她用浸湿的袖子帮他擦去干涸的血渍,低低应了一声:“嗯。”

    北宫腾霄睁眼,望见她最喜欢的衣裳袖子上染上的红色,蹙起了眉,见她还想再擦, 他抬手将她的手腕握住,道:“脏,别染了你的衣服。”

    楚姣梨微顿了一下,美眸缓缓对上他的视线,神情淡然地道:“殿下也知道脏?”

    北宫腾霄心底划过一丝紧张,他抬手抚上她的脸庞,道:“生气了?”

    楚姣梨又拿起另一条袖子为他擦拭血渍,道:“臣妾只是觉得,殿下不该沾染这血腥气,如若不然,请将臣妾一同染脏。”

    北宫腾霄扬起唇角,俯首在她的耳畔呢喃:“本宫只会用一种方法将你染脏……”

    楚姣梨眸色晦暗,思绪难以平复,自她回帝都以来,北宫腾霄变得陌生,似乎隐瞒了她很多事情。

    她欲言又止了几番,终还是来了口:“伱和墨……”

    还未说完,唇被被堵了上去,强势的气息笼罩着她,让她不得拒绝。

    转瞬之间,她已被抵在了角落。

    楚姣梨面色动容,缓缓放下内心的芥蒂。

    北宫腾霄抬手抚着她白皙娇嫩的脸颊, 满目怜爱:“梨儿,你是本宫见过的最美的女人。”

    楚姣梨轻轻挑起罥烟眉,双手搂住他的脖颈,道:“最美的?”

    “梨儿的美,天下无双。”北宫腾霄将额头抵上她的,道,“本宫想给你一个儿子。”

    楚姣梨露出清浅的笑意,道:“殿下不喜欢女儿么?”

    还记得上一世,北宫腾霄登基的时候,她怀了身孕,他曾对她承诺,无论她生出来的孩子是男是女,他都会将孩子封为太子。

    正想着,北宫腾霄露出淡淡的笑意,道:“儿子可以保护你。”

    楚姣梨闭上双眸,道:“有殿下保护臣妾,足矣。”

    北宫腾霄轻轻咬了咬她的唇瓣,声线喑哑道:“只有这件事,必须听本宫的。”

    语落,他再度堵上她的唇瓣,漂浮在水面上的玫瑰花瓣随着水波荡漾开沁人心脾的香气,令人沉醉。

    “殿下,楚御侍找您。”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景月恭敬地站在屏风外。

    听到墨薇的名字,楚姣梨的心情一下子变跌入了谷底,在她睁开眸子的时候,北宫腾霄侧首朝屏风道:“本宫在忙,叫她半个时辰后再来。”

    楚姣梨暗暗咬了咬唇瓣,这么晚了,他还是要出去么?

    她落寞地将头垂了下来,北宫腾霄感受到她的不对劲,伸手抚着她的脸蛋,欲要哄她,又听景月为难地道:“殿下,楚御侍说,她一刻钟也等不起。”

    闻言,北宫腾霄的动作微微顿了一下,俯首在楚姣梨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便起身而去。

    见他匆忙拿浴巾擦拭身体,穿上衣服,楚姣梨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他:“殿下……”

    北宫腾霄折返回来,抚了抚她的脑袋,浅笑着道:“早点休息。”语落,他已毫不犹豫地扬长而去。

    浴池中的水汽氤氲,温暖舒适的水温,却让楚姣梨顿时感到从头寒到了脚底。

    北宫腾霄走了?为了墨薇,他走了?

    翌日。

    辗转过了一夜,心神不宁的楚姣梨直至寅时入睡,睁眼之时,窗外阳光刺眼。

    她伸手摸了摸身侧的床单,仍是凉得没有生气。

    她落魄地起了身,白雪端着擦脸的湿帕子从屋外走了进来。

    自“中宫欢离”死后,尸体被运回中罗,不知内情的玲珑也已然不可能留在楚姣梨的身边伺候她,自是跟随着回了国。

    而今楚姣梨一时缺了贴身丫鬟,看得最顺眼的自然还是那紫林的亲妹妹,询问过白雪的意见之后,便将她收到了身边,接替紫林的位置。

    她捧着帕子走到楚姣梨面前,道:“娘娘,您醒了。”

    楚姣梨望着桌上的刻漏,现下已到辰时,发呆良久,才道:“殿下呢?”

    “殿下已经上朝了。”

    楚姣梨的心里空落落的,她黯下眸子,道:“一晚上,都没回来?”

    白雪瞧见她晦暗的神色,怯生生地点了点头,道:“玉珠姐姐说,今天早上,殿下差人给景月大人带话,将朝服给殿下送到附近的客栈里了。”

    “客栈……”楚姣梨神色复杂,只感到太阳穴隐隐发痛,她抬手揉了揉脑袋,墨薇那挑衅般的眼神频频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她暗痛地闭上了双眸,久久没有回神。

    皇宫。

    正逢退朝,朝臣从正殿中陆续走出。

    北宫腾霄踏出房门,身侧并肩而行的,是一身官服的墨薇。

    路过的朝臣望着两人三三两两驻足私语,北宫腾霄阴沉凌厉的目光扫过,几人才作鸟兽散而离。

    他瞥了一眼墨薇,道:“关了本宫一夜,解药是不是该交出来了?”

    墨薇轻轻扬起唇角,从袖间掏出一个小瓷瓶,朝他丢去,道:“殿下表现不错。”

    北宫腾霄接过药瓶,捏在手中,他微微眯起凤眸,道:“这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

    墨薇轻笑一声,眼底透着阴沉的算计,道:“你似乎并没有质疑的资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