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菊花残

字数:4873   加入书签    

A+A-

    京城前几天下了场大雪。

    这年头下雪并不漂亮,雪飘下来都夹杂着细小的杂质颗粒,落在地上被清扫到道路两侧,更显得脏脏的。

    北方冬天都是这样,将雪堆积到一处,让其自行融化。

    中午时分,阳光煦暖。

    姚远拉着茵茵绕过路边的一堆雪,进了一家小理发店。

    老板是个30来岁的男子,瞧见二人略显诧异,以他们的穿戴气质,通常都是去会所让托尼老师剪的。

    但是巧了,姚老板别的方面可以由俭入奢,这个没办法。

    他贼烦那些富丽堂皇的理发店!

    “谁剪头?”

    ““我剪。”

    哦,先洗洗吧。“姚远洗了头,坐在椅子上,摸了摸半长的头发道:“剪短就行了,比平头稍微长一点那种。

    “行”

    老板表示明白,然后就开始工作,绝不会跟你聊天打屁,推荐这推荐那,甚至让你充几万块钱会员费。

    茵茵坐旁边等,随手拿起本杂志扫了几眼,闲着没事,照镜子问:“你说我剪么?”

    “你也不算长,想剪就稍微修修。”

    “那算了我现在留头发都习惯了,认识你之前我都是短发。”

    “你那会还没长开呢,短不短的无所谓,现在都是大姑娘了,再剪短也不合适。

    姚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随口问:“您看过《七龙珠》么?”

    嗯?

    老板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在问自己,道:“看过一点。”

    “做个超级赛亚人的发型,全染成红的,大概要多少钱?”

    “……这得看用什么药水,最好的得几百上千,便宜的几十也行。”

    几十块啊!

    姚远暗自点头,杀马特还承受得起。想想也是,做杀马特需要成本的,那帮人都有一定收入,没钱也当不了。

    茵茵当然知道他在搞什么,问:“你确定能聚拢一个庞大群体?”

    “你觉得这个群体是什么?”

    “小城市的年轻人?”

    “也算吧,还有么?”

    “呃,农村的年轻人?城市学习不好的孩子?街上的小混混?”

    “你还是太善良,往阴暗里想。”

    “想不出来。”

    “我跟你讲,这个群体与《劲舞团》的玩家高度重合,《劲舞团》玩家确实包括你说的那几种,但还有一个主要受众,就是二代农民工。”

    “二代农民工?”

    茵茵品味着这个词。

    “家在乡镇农村,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学习不好,或者根本不怎么重视上学。十四五岁甚至十一二岁就辍学,经过亲戚朋友介绍,来到大城市打工。

    当个学徒啊,进个厂啊,环境封闭,没有合同,手指切断了都拿不着赔偿,每月就盼着休息的时候能去上上网”

    “这”茵茵倒不是何不食肉糜,但她确实没见过。

    姚远又道:“这些二代农民工与你刚才说的那些人,加在一块就是个统一称谓:边缘青年!”

    “好了,看看怎么样?”

    老板的剪子随着姚远的话抬起,滑落了最后几根发丝。

    “手艺不错啊,再洗一下?”

    “可以可以!”

    于是又洗了洗头发渣子,用电吹风吹干。

    在某个年代有这样一则传闻:有人专门来理发店收这些头发渣子,用来做成酱油工艺上的确可行,到底有没有不清楚。

    姚远给了五块钱,老板做了单貌似普通的生意,殊不知三言两语间已是一个时代的波涛汹涌。

    刚剪了头发,出门风一吹冷飕飕的。

    茵茵把自己的帽子给他戴,羡慕道:“你们男的理发好便宜,洗剪吹才五块,我随便剪剪都要十块钱。”

    “有些店也不便宜,洗剪吹好几百呢。”

    “洗剪还是五块是吧?”

    “哇,你现在都要出师了!”

    哼!

    茵茵冷哼,怀念曾经那个单纯的自己。

    从理发店走3分钟不到,就是一家电影院,没错,今天俩人是来看电影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又称《满城尽是大奶妹》。

    这些大片,茵茵一部不落,姚远就陪着呗,每年N次的旧片、烂片回顾活动。

    进了影院,张艺谋的号召力不是盖的,坐了九成。大家兴奋的期待着作品,姚远却左看又看,估量这家影院能不能收购。

    新嘉禾正在过渡期,双方人员在对接中,然后会购入其他股东手里的股份,做到真正的借壳上市。

    那会就可以成立一家影院管理公司,专门在内地拓展终端。

    《黄金甲》最早的片名叫《秋日的回忆》

    《重阳》《菊花杀》等等,张艺谋觉得不行,他希望能有《指环王》那样的霸气,于是选取了黄巢的一句诗:“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电影的剧情,取材曹禺的话剧《雷雨》。

    一听就不靠谱,跟《夜宴》一个毛病,用戏剧的结构来套电影,拍的洋不洋土不土。

    张艺谋一向形式大于内容,说白了擅长“造奇观”。

    电影一开始,奇观就出来了:皇宫的早晨,上百个妙龄宫女在更鼓的催促下表演起床,为啥说表演呢?

    因为她们穿着亵衣、亵裤,纷纷爬起来叠被铺床,然后坐在铺上穿鞋,镜头特写,一条条白花花的大腿垂下来,似肉林一般。

    跟着是穿衣,互相挤奶。

    挤奶的镜头一出来,全场哇!

    茵茵皱眉,道:“老谋子变俗了!”

    “怎么讲?”

    “他以前拍《菊豆》,虽然也有情色段落,但都是为了故事与人**,这段我看不出有什么必要性,单纯卖肉。”

    “而且这是皇宫呀,就算唐朝也没像她们这么挤,风气之差,不是什么好人家。”

    “哈,确实不是什么好人家。”

    由周润发、巩俐、周杰伦、刘烨、秦俊杰组成的这一家子,堪称变态一家人,除了周杰伦饰演的二皇子,多少都有点大病。

    巩俐的皇后还跟刘烨的大皇子通奸乱乱,虽然不是亲母子。

    片子的美术风格极尽奢华,王朔称之为“搞装修的”,这电影的最大贡献就是留下一个“大奶妹”的梗,以及那首《菊花台》。

    后来连“菊花残,满地伤”也不正经了……

    总体上,茵茵的观影感受比《夜宴》要强,但还是百无聊赖,一个劲道:“你的项目快点上映吧,我都受不了了。其实以前也没觉得,都是你总说烂片烂片,搞的我也不爱看了。”

    “上映最快也得明年了,《误杀》打头阵。”

    “那演员选好了么?”

    姚远还没想好,但随口秃噜出三个名字:“梁家辉、巩俐、郝蕾怎么样?”

    (还有……)